当前位置:首页?>?奇幻·狗万足球_狗万封号吗_狗万代理优惠?>?(吉祥纹莲花楼同人)[笛花]风烟渡?>?分卷阅读8

分卷阅读8

(吉祥纹莲花楼同人)[笛花]风烟渡?|?作者:四顾门杂货商|?更新时间:2019-09-17 11:53?|?TXT下载?|?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????笛飞声见他误会,见他目瞪口呆,再不忍心骗他家先生,只得解释道,“我们钓鱼去,即便坐着也有趣。”

????54

????晨光熹时,从窗格漏进。李莲花坐在笛飞声身后,将那一截发带抿在嘴里,一半又贴着脸颊温顺垂下,手上正拿着木梳给他打理头发。

????铜镜里模模糊糊倒映着李莲花比讲课时还认真几分的神色,嘴里叼着自己那发带,有些隐约的暧昧,坐着的笛飞声欲偏过头去看。

????李莲花手上的长发一松,他含糊道,“别动……”

????李莲花手上慢慢吞吞,好半天才将头发梳完,发带系好。

????笛飞声已等得心焦,见他一松手就转头按住他肩膀,趁李莲花没有防备,急匆匆抢了一吻。

????李莲花被扑了个正着,只觉嘴巴一痛,竟是被啃了一口。

????此般亲了好半晌,才算了结。

????笛飞声今日神清气爽出了门,才知背后被心怀怨恨的李先生梳了条麻花。

????55

????又值秋末,枯草霜花地。

????两个人肩挨着肩并排躺在被窝里,先生缩了缩脖子,将略微冰凉的脚掌坏心地贴在笛飞声脚脖子上蹭暖,又将一双手摸进笛飞声衣衫里去。养大的学生大抵还有点好处可捞,李莲花的手指不安分地在肌理紧实的胸口摩挲,心里如此想着。

????两人卧听窗外寒风呼啸,一时无话。

????笛飞声忽得想起李莲花秋猎那一箭来,当时他离得太远,不然也应该听见箭尾的簌簌风声,当是寒意凛然。

狗万代理优惠 ????笛飞声与他家先生耳鬓厮磨,提及此事。李莲花对此毫不在意,他只是像讲故事一样慢慢地道:“原本南边有个地方小官,姓李,虽然不怎么富贵,但也取了个漂亮老婆。他有两个儿子,大的那个叫……李莲蓬。从小两个儿子一起读书习武,说要让他们去京城做大官儿,不成想,没两年他就摘了帽,人头也落地。”

????如果出自官宦之家,读书习字,练武射箭倒也是寻常事。

????笛飞声听到李莲蓬这名字皱了皱眉,心里已经约莫垫了个底,又道“小的呢?”

????李莲花合上眼睛,轻飘飘地柔声道,“小的跑了,不知道。”

????“他跑到不知道哪里,那会儿乡里有一个好心的教书先生,跟那小的说,你这么聪明,好好读书,以后就可以去京城……但是他还没凑够盘缠,教书先生就病没了。”

????窗外的风声静了,笛飞声听至此处,无声将他的李先生搂了搂紧。李莲花的脸埋进笛飞声的胸口,他似乎很困,仍然没有睁眼,继续喃喃地讲他不知所谓的故事。

????“他没了爹娘,没了先生,但还是想去京城,他边走边讨,到了京都,才知道世上比他穷苦比他会读书的人还有那么多,他……也不是天下第一的聪明。况且他爹还是个罪人,当然了,最后大官没做成,也变成一个教书先生。”

????李莲花忽而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,声音越发轻了,“不过人生也并非无趣,后来他遇上一个也无长辈父母关心的学生,其实也不算同病相怜,只是很想和他说说话……只可惜他油盐不进,怎么捂都和块冰似的,那么倔那么闷的性子……”

????笛飞声一时间几乎屏住了呼吸,静待李莲花的下一句。

????“其实……”李莲花讲到此处没了声音,睡着了。

????笛飞声舌尖发涩,想起年轻气盛时,实负先生良多。他将李莲花整个揽过来,把他藏在自己怀里。他还觉得不够,在黑暗里偷偷将自己衣衫解开,一条手臂紧紧捞住先生瘦弱的脊背,暖着他睡了一夜。

????第十二章

????56

????其实寒冬腊月的,先生很不喜欢出去走动,况且这时日也不必授课,在床上缩成一团已是万事大吉。有笛飞声以后,这被窝里自然是温暖如春,越发不爱动弹。

????笛飞声熄了火炉,将他从厚厚一床被子里挖出来,穿衣穿鞋,最后又给他披上一件轻暖斗篷,亲手系好。

????“先生,已是晌午了,”他毫不客气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李莲花一把,软得和面团子似的,“今日要去个地方。”

????李莲花对去哪里,去做什么,一概没有兴致,他好像醒过来,皱眉道:“但是昨天的碗还没洗。”

????笛飞声分明才记起那几只什么不重要的碗,却一脸平静说瞎话道,“我洗了的。”

????李莲花被笛飞声诓着,用了饭,出了门。冬日里入夜早,到了山上,已经是隐隐可见暮色了。又走了一段,才见一处桂殿灯火隐约,李莲花心道必是笛飞声又在琢磨什么玩乐的,他小时候总像个大人模样,如今长大了却不知怎么总诱出小孩脾性来,总爱带着李莲花‘不务正业’。

????李莲花进到里面,只见是白石铺地,夹花小道,又左拐右拐,才来到一片热气蒸浪的地方——原来是一处温泉。

????李莲花一见这兰汤暖泉,一下子冬日里的懒劲又有些蠢蠢欲动。笛飞声也不让他久等,将他往身边一拉,把白日里自己一件件替他穿上的衣裳又慢条斯理解下来。李莲花垂着脑袋看他在自己衣物上梭巡的手,脑袋里生出些模糊的想法,不觉间耳朵有点发烫,许是被这热气熏红的。

????两人一道入水,坐入池中,没至肩膀处,深浅正是合适。此时微波细浪涌动,洗去一身风尘。原本在自己屋中之时,两人也时常一起脱衣沐浴,如此坦诚相见倒也不拘束。

????李莲花背靠温润石壁,隔着水雾看他,便觉得他棱角也柔和,显露出几分平和的温柔来,于是他探手摸了摸,又捏了一会儿笛飞声的脸皮,好像感觉也并不厚。他微笑道:“你倒是从来惯会享受,这种偏僻的地也能知道……”

????笛飞声一把握住他在脸上作乱的手,嗓音里似乎有被水雾浸透的慵懒,他问道,“学生如此知趣,先生可有奖赏?”

????李莲花从他松松圈住的手里脱出来,轻飘飘撇开正经道:“笛飞声已不是三岁稚儿,若真的问我讨赏,你那些同窗大概会笑掉大牙。”李莲花说罢,舒了一口气,他倒是绝不怕笛飞声在此处乱来的,只因这地方很容易着凉。

????李莲花忽然感到手臂边水波一晃,便知是笛飞声动了。只见他往前一倾身,便靠过来,李莲花已习惯笛飞声总是爱贴着他,如此正对着他紧实胸口,倒也无甚反应。笛飞声看了他两眼,见没吓到,又不以为意道,“他们哭哭笑笑,与我笛飞声何干。”

????笛飞声低头垂目,在李莲花沾着水的额头上轻轻一嘬,道,“只消你高兴。”

????李莲花忽感额头一酥,胸口似乎被这热汤不经意一烫,他也知笛飞声是故意说这些酸掉牙的话来引他,只好悄悄往水底下坐了些,只当无事发生道:“这泉水泡得人骨肉酥软,我自然是高兴满意得很哪……”

????57

????窗外是冬日素雪,挦绵扯絮。昨日泡完一趟温泉,索性就在此处住一晚,不想今日却是大雪封山了。

????笛飞声伏身,仔细拨开那床被褥。被子底下露出一张困乏的脸来,他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曦光刺了眼皮,正皱着眉一股脑往回钻,笛飞声便也不闹他了。

????小花撷一朵,聊以持赠君。

????笛飞声给缩在被窝里头发蓬蓬的李莲花掐了一支窗外白梅,吹落雪花,便在手中掌纹里化成水。把花枝轻轻搁在枕下,自有幽香入晨梦,想来也不比白玉兰差。

????李莲花醒来的时候,那支梅花已经被他压得‘香消玉殒’了,只有一片花瓣仍插在他头发里。

????58

????雪停枝头,两人转道回了书院。

????笛飞声亲自扫了李莲花屋子阶前垒起来的一道雪。

????今年化雪时冻人得很,李莲花本是绕到门口去扫,握着扫把没一会儿,手就被冻得发麻,指肚发红,转头找笛飞声捂手去了。

????笛飞声比李莲花高不少,由是他的手也能将李莲花的手笼起来。

????时有雪块簌簌而落,两个人坐于白雪铺盖的小亭下,就这般傻呆呆握着手,半天动也不动。

????李莲花微笑道,“你要是再热些,就可以和袖炉一较高下了。”

????笛飞声倒不在意他拿自己和一只手炉比,只合掌搓了搓他的手背,十指交叠,夹住他五根细瘦手指。

????李莲花轻轻呀了一声。

????笛飞声听在耳朵里,将他的手塞进小腹处的衣裳里,里头自然是暖融融一片,胜过那手炉千万。

????59

????今日灰扑扑的李先生擦干净了一张小白脸,给他的学生讲课。

????他坐在上头慢悠悠卷起一本书来,底下只有一位笛姓学生而已。

????笛飞声又坐在当年相似的老位置,其实这里的风景与当年书院大有不同,但有一个小花先生坐镇,一切似乎又相仿了。

????李莲花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走神的笛飞声,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????60

????风清月朗,一艘小船横过,自船头散开一丈平波。

????他们的船从书院旁的河流一路飘到了郊野的湖,自此远眺,还可以隐隐见那书院中的丛丛花树。

????笛飞声和李莲花这半个读书人在一起久了,忽也觉得自己风雅起来。如今他看碧漪,看明月,无一不是好的,也无怪那些诗人总有述不尽的才情,写不完的辞赋。

????湖心有一块平地,平地上有雾气朦胧。李莲花说此处生出的花,必然是大大的不同凡响。

????61

????笛飞声与李莲花坐在黑瓦白墙头眺望,手边便是三两支灼灼春桃。自从知道湖水中心有了一片空地,小花先生就时时等着那处开些什么花。

????远远望去,那处水烟缭绕,反倒添一分仙境意味,望而不及。

????笛飞声目睹此景,一时忆起当年一边喜欢小花先生,又知此情难被所容,一边又一再克制自己的情状来,只道也是如此,风烟难渡,遥见春水茫茫汀兰处。

????小花先生看见一只飞鸟泊在那处,伸了伸脖子,险些从墙头摔下去,笛飞声眼疾手快一手抓住这李先生,决计不让李莲花栽水里,也不许明珠再遗沧海。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